6月12日,世界最大的活塞环生产基地——安庆帝伯格茨活塞环有限公司新工厂奠基仪式隆重举行,市委书记韩先聪、市长朱读稳,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荣森、陈庆儿,副市长孙爱民、市纪委书记李维勇、军分区司令员孙学顺、市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丁一轩、市人大秘书长赵华璋、市政府副秘书长洪德培、市经贸委主任刘长春、市机械协会会长潘孝龙,环新集团公司董事长潘一新、副董事长曹立新,TP公司社长安藤寿昭,ATG公司总经理铃木秀一、副总经理史蒂夫、大冢总监、近藤经理、马丁经理及ATP公司总经理清水浩树出席奠基仪式。市政府副秘书长洪德培主持仪式。

4月1日,美国FM公司动力系统高级副总裁Gerhard
Boehm先生、分管FM全球制造厂的高级副总裁Rainer Jueckstock
先生、FM全球新项目经理Rick Liope先生、FM亚太业务经理Tony
Bigwood先生、FM中国区销售经理Gavin
Farmer先生及FM在韩国和土耳其合资企业的负责人Si Hoon Ryu先生和Simon
Dereli先生一行七人莅临ATG公司考察。下午,安庆市委书记韩先聪亲切会见了FM一行。

一次卖车600辆!这个数字在今年年底车市寒流时节显得格外耀眼。11月20日,一汽大众成功卖了600辆捷达给庆洋驾校;与此同时,上海大众的经销商也在电台打出广告称,桑塔纳车型对驾校有特别优惠。业内人士表示,即将实施的《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办法》为驾校带来了较大的换车需求,也为新车厂家带来了商机。
新政策“捧红”小客
据了解,即将实施的71号令对驾驶员桩考和路考的考试车辆进行了重新规定:大型货车为车长不小于9米、轴距不小于5米的重型普通载货汽车;小型汽车为车长不小于5米的轻型普通载货汽车,或者车长不小于4米的小型普通轿车。
而目前北京市驾校用的大货考试和训练车大部分为北京1041系列的中型普通货车,该车长度为6.05米;小型货车考试车及教练车多为北京121系列的轻型载货汽车,该车长度为4.59米,两种车型都不符合新规定的要求。
北京公交驾校李校长介绍说,不仅121被强制报废,1041也要被逐渐淘汰,这些车今后都要更新成小客车。
北方驾校尚宽总经理向记者表示,所有的驾校因为资金和场地的限制,均停止了大货班的招生。很多驾校原大货用车1041因接近报废也没能跨进小货的门槛,小货也纷纷告停,只有小客还照常招生。如此一来,小客成了各驾校的救命稻草。为了生存,扩大小客的招生范围是各驾校一致的做法。一场驾校购置新车的风波悄然掀起,以皮实着称的“老三样”在这场竞争中扮演了主角。
有上万辆小客缺口
北方驾校尚宽总经理表示,新政策颁布后,驾校的主要工作就是集中资金购买新车以扩大小客的招生规模。自8月份以来,北方驾校分两批购进捷达100辆,这跟其他一些驾校比起来还不算多。驾校大货、小货用车的报废年限是8年,小客报废年限是10年,北京所有驾校统计用车是3万辆左右。以8-10年的报废年限去计算,北京驾校有80%的车要面临淘汰,也就是说,北京驾校有2.4万辆教练车的需求空间。
公交驾校的李校长则介绍说,全市121车型估计超过2000辆,1041超过4000辆。这些车型是全部要换成小客车的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现在学车的人主要有两种,学小客的基本都是要买私家车的,学大货的则基本是为了谋生。鉴于私家车越来越多,驾校也愿意多换些小车。
对于北京驾校掀起的换车热潮,交通部车辆管理处王先生对记者表示,交通部对驾校考试车辆做出了相关调整,但对平时作为培训的车辆没有提出换车的要求,只是建议各驾校的培训用车尽可能与考试用车相协调。现在各驾校争先恐后换车并非行政命令,完全是市场行为。
厂商公关各出奇招
因为驾校的资金有限,而学费也不可能涨太多,因此会尽量选择车价低、耐用、售后服务好的车型。一汽大众在此次驾校购车中就给出了捷达80000元的心动价。一汽大众经销商侯经理介绍说,卖给驾校的教练车是老款捷达,不仅价格低,还可以分期付款,厂家前期就给教练车捷达装上了副刹车,还提供两年免费保养。侯经理认为,很多驾校学员都希望学什么车买什么车,捷达能大规模进入驾校,对于销售的带动作用不言自明。
在捷达展开驾校公关的同时,上海大众的桑塔纳也不甘人后。大众页川也为此专门成立了销售小组。页川销售副总桑瑞林介绍说,普桑市场零售价是7.88万,如果驾校批量购车可以优惠5000元,另外也可以按照驾校要求安装副刹车;在售后方面,工时费、配件都可以优惠。桑瑞林表示,北京的东方时尚等驾校都从页川购买了普桑作为教练车。
本报记者 薛岩 江云花